返回

星际争霸之降生虫族

首页
第六十四章 如期而至的战斗
热门小说 返回目录 返回书页

    黑暗中,不时传来枪械射击与爆炸的声音。

    杜森没有丝毫遮掩得行走在充满战斗痕迹的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和身上多出了数抹鲜红的色彩,充满铁锈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之中,让人遍体生寒,刺眼的颜色也让杜森脸上的嗜杀残忍加深了数分。

    在这特殊的时刻,时间对于他来说是弥足珍贵的。

    战斗,

    和强者的战斗,

    在战斗之中展现自己的强大,感受自己的存在,这是他最后也仅有的愿望,

    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么几只弱小的废物,居然一直在浪费他宝贵的时间!

    他或许已经来不及再次找到那个人,他或许会带着满腔的不甘,毫无价值、毫无意义得死在某个角落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愤怒的情绪不可抑制得再次升腾,填满他的胸膛满溢而出!

    “不可原谅,杀了你们!杀了你们!!!”

    杜森那野兽一般的低吼声在寂静的空间中回荡,空气仿佛在瑟瑟发抖一般,复述着他的低语

    虽然时常会冲在前面,身先士卒得进行战斗,但雷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勇敢的人。

    相反,他很怕死,非常怕死。

    就像此刻,恐惧让他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不过相较于对死亡的恐惧,那些因为他命令而逝去的生命,更加让他不爽。

    不是愧疚,不是谴责,而是不爽,

    有点奇葩的脑回路,

    仁慈的人不适合指挥,因为这很可能让更多的人因此而死去,雷诺很清楚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作为指挥官,他自然下达过很多的命令,因他的命令而死去的人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雷诺没有愧疚,亦不会自我谴责,因为他不认为自己下达的命令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但这依旧让他不爽,

    敌人让他不爽,部下的死亡让他不爽,这个将他推到现在位置的世界让他不爽!

    他为了自由而战,也为了让更多人能够自由活着而战斗。

    对于雷诺来说,如果不能爽快得活着,自由得活着,那么还不如去死。

    所以,他身先士卒,总是会和队员们一起冲锋在第一线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冲锋在第一线的指挥官是罕见的,也是不合格的指挥官。

    不过不论在哪个时代,能够冲锋在第一线的上司,永远是受到士兵的尊敬的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干掉那个怪物,为被杀死的队友报仇,不过以自己的实力,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奢望。

    凭借着各种武器设置的陷阱,雷诺一直躲避着逃跑,拖延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但似乎也快到头了,可以用于布置陷阱的武器都已经使用殆尽了,身上的除了动力战甲就只有手上的高斯步枪了。

    而正面战斗,雷诺认为自己甚至撑不过一分钟。

    死亡的阴影缓慢靠近,临近雷诺的身前。

    雷诺好像认命一般,开着面罩,背靠着大厅的墙壁坐在那儿,一动不动得看着杜森一步步靠近。

    “真是遗憾,这个时候好想再来一杯啊。”

    雷诺背在身后的手中,一个改装的控制器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手心,动力战甲的核心处,一枚不知名的零件紧贴着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剧烈的轰击声传来,

    一下,

    两下,

    三下

    随着“轰”的一声响,墙壁泛着幽蓝的光芒破开了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火红的马尾,靓丽的曲线,一个映照着光芒的纤细背影出现在两人的眼前,为他们带来生的希望,和战斗的渴望。

    杜森愣愣得看着眼前的人,愤怒很快褪去,兴奋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杜森右手抚胸,让到一边,露出了身后坐靠在墙上的雷诺。

    雷诺吃力得站起身来,他脚步蹒跚得走到凯瑞甘的面前。

    凯瑞甘将身上最后的两枚足够威力的强力炸弹交给雷诺,并且通过战斗辅助系统,给雷诺传了一个坐标信息。

    “这个位置是我通过其它位置计算出来的最后一处地点。”

    雷诺没有多说什么,他接过炸弹,走过凯瑞甘的身边。

    在前来此处的途中,凯瑞甘想过,或许她会被队友责备,为什么不优先完成任务,他们因此已经死了那么多的人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有人这么说,她或许会揍对方一顿。

    因为,没有人有资格命令她如何做事!

    然而,当雷诺无声得走过自己的时候,凯瑞甘觉得,如果对方责备自己反而会更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看着杜森身上到处残留的血迹,凯瑞甘神色暗淡,脸上充满了阴郁。

    雷诺的脚步一顿,他在思考着,他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给他点颜色瞧瞧!”

    凯瑞甘神色一凝,脸上的阴郁渐渐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沸腾的战意与杀气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在动力战甲的辅助加持下,雷诺快速远去。

    凯瑞甘走进昏暗的大厅,看着杜森身上增多的裂痕,她明白,对方距离死亡更近了数步。

    凯瑞甘将自己身后的狙击步枪取下,扔到了一边,她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杜森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,他将手中不知何处捡来的枪械随手丢开。

    两人开始向前走去,缓慢而又坚定得靠近对方。

    或许是命运,一发炮弹轰击在他们上方的地面之上,大厅猛然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战斗一触即发,幽蓝色和绿色的幽能力量猛然爆发,撞击在一起,发出了剧烈的暴响。

    —分割线—

    本周运动次数,3

    之前耗尽脑细胞设计了一堆的文化墙,

    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

    但这两天时间一下子安装了四十多套文化墙,

    还是让人不禁想暴粗口

    真真累死个人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