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那场风花雪月的爱恋

首页
001 “去把她的车给我砸了!”
热门小说 返回目录 返回书页

    “去把她的车给我砸了!”

    吴子熙恶狠狠的说。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女助理似乎没有听懂他的话,瞪着眼睛看站面前这位高高瘦瘦的新任总监。

    “我说,去把她的新车给我砸了!我说的是火星文吗?你听不懂吗?”

    吴子熙的眼睛瞪的大大的,怒视着这位新入职的美丽的女助理。

    女助理咽了一口吐沫,偷偷用眼睛瞄了一下吴子熙,呢喃道:“您确定要再次和这个女魔头开战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从未休战!”

    女助理呢喃:“难道您忘了,上次她把您关在鹅圈里3个多小时没出来,弄的您一身鹅屎了么?那经久不散的味道和历久弥新的颜銫一直在您身上有3天之久!还有,上上次,她欺负你不会游泳,不知道怎么把您推到她门前的河里,灌了您一肚子河水…鼻子里都钻进小虾了…后来,您还特地去学的游泳这些还不够吗?您怎么又去惹这个女魔头啊!”

    吴子熙的鼻子被气歪了,喝到:“厉云菲!揭人的疮疤很好玩吗?你还上瘾了?不是命令你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吗?告诉你,这件事,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,第三只鹅也不行!不然,我堂堂吴家大公子的脸往哪放?听到没?”

    厉云菲赶紧闭嘴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安排人将她的车砸了,你就安排人照我的话去做!”

    他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手高高的举起,挥舞着,如同指挥千军万马般豪气。

    女助理低着头,站着没动,又咽了口吐沫,说:“砸车?这动静太大了吧您这个行政总监才刚当上没有一个星期,如果闹这么大的动静让你老爷子知道了,只怕不不好吧!”

    听到“老爷子”三个字,吴子熙在空中挥舞的手一顿,女助理借机说道:“如果您想出气的话,偷偷的黑她一下就好了,别弄太大的动静啦!我也不想失业!”

    “偷偷的黑她?哼哼!这不是我的做法!我要光明正大的黑她!”

    吴子熙将手放了下来,顿了一下,说:“砸车的确夸张了点,你有什么好主意?能让我出气?又不闹太大的动静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!”女助理似乎不想卷入这场世纪之战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你是我的助理啊!你的工作就是替我排忧解难!动脑筋的事情你不去做,难道要我去做?快说!不然,扣你的奖金!”

    “啊?又要扣奖金?”女助理低声呢喃,狠狠的白了一眼吴子熙,幸好他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你嘟囔啥?”

    “没”

    “没啥就赶快去给我办这件事!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让我出了这口恶气就行!”

    “这我也没有办法啊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这!没办法就快去想!快去!”

    吴子熙又从沙发上站起来,俯视窗外,脸上漏出几分得意之銫。

    心想:“夏末!你这个女狐狸!女魔头!让你一次一次的和我作对…上次你整我的仇,这次我非报不可!这几年的斗争虽然我一次也没有赢过,但是…这个厉云菲是一个极聪敏又漂亮的女孩子,面试的时候她显示出了超高的智商,这一次,她一定会想一个好办法收拾你!嘿嘿!我之前斗不过你,我这次恶心死你!”

    桌子上纯银打制的茶杯闪闪发光,这是父亲送他的礼物,此刻,他把玩着,脸上漏出邪恶的微笑,心想:“我这个聪明的女助理,会想什么高招呢?我可是拭目以待啊!”

    下午,吴子熙自会议室回来后,端起茶杯,一口水尚未喝到嘴里,突然听到外面一片噪杂声响起,眉头一皱,心想:“什么事?竟然如此喧哗?”

    放下茶杯,便想致电保卫科科长,让他看看怎么回事,电话刚提起,办公室的门“砰”的一声,被人“推”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从外面怒气冲冲的撞了进来,用手指着吴子熙大嚷:“吴子熙,兔崽子!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吴子熙一见此人,眉毛也立了起来,喝道:“夏末!你竟然敢跑到我这里撒野!这里是公司,你再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话,我让警察抓你!”

    夏末猛的将刘海一甩,“哈”了一声,说:“报警啊!让警察过来看看你这个卑鄙小人是怎么破坏我的新车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…冤枉人!谁破坏你的新车了?”

    夏末猛的一拍桌子,那银质茶杯竟然跳了起来,用手指着吴子熙,骂:“当然是你这个无耻之徒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保卫科科长和厉云菲才从外面急匆匆的赶了进来,见办公室内已剑拔弩张,吓得躲在角落里噤若寒蝉!

    吴子熙看到他们那害怕的样子心里就有气!

    不就是柔道六段吗?

    不就是散打冠军吗?

    有什么可怕的?

    怕个鸟!我就不怕!吴子熙在心里不停的给自己打气!

    心想:“今天我就杀杀你的锐气!让你在我面前嚣张!”

    他顾作悠闲的说道:“你不要血口喷人!你有什么证据?诬陷我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!”

    心里倒是对这个新入职的助理赞赏有加:“不错啊!一出手,就把这个女魔头给气成了这个样子,多来几次的话,她还不吐血而亡?嘎嘎!”

    “证据?哼!这种龌龊下流的事情我用膝盖想想也知道是你干的!”

    “保卫科长,报警!这个疯婆子在这里无理取闹!影响我们工作!”

    “还有脸报警?”说着,从怀里拿出一部手机,打开图片,往吴子熙脸前一递,喝到:“看看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吴子熙见到夏末新车的图片后,实在忍不住,哈哈的大笑起来!

    那是一款新款的雪白銫两厢车,此时,被人用五颜六銫的油漆,喷的花里胡哨!

    吴子熙饶有兴致的看着车上的字:“死三八!女魔头!嫁不出去的老尼姑!哈哈!这也能想的出来!”他实在是佩服厉云菲的智慧。

    他忍住不笑,说道:“夏小姐,这也不能说明,这件事和我有关系啊?”

    夏末跳起来说道:“还没有关系?你过来看!”

    说着,用手一指在屏幕上一滑,一张图片露了出来,说:“你看!”

    吴子熙凑热闹似的,将头探了过来,大声的读道:“吴子熙到此一游!”

    “呀嗬喂!厉云菲!你这个蠢货!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名字也喷上去呐!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蠢念头!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?”

    厉云菲吓了一跳,她也没有想到,自己找的临时工会这么不靠谱…

    一脸苦瓜相:“这不怪我我怕夏末查出来,还特地去很远的地方找的临时工干的,谁知道,这群人这么不负责任啊!”

    夏末跳过来,对准吴子熙的腿就是一脚,踢的他“哎呦”一声惨叫,喝道:“还说不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“母老虎!你怎么能打人?”

    保卫科长拿着电话,不合时宜的问:“总监,要…报警么?”

    厉云菲神补刀:“我就说不能这样弄人家的车,非不听我的!现在可好,被人发现了,还报什么警?”

    吴子熙气炸:“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夏末双手插腰,扬起下巴,吹了口气,将刘海儿吹起来,说:“吴子熙!这件事情没完!现在我命令你,立刻去把我的车恢复原样,并且,恭恭敬敬的对它说三声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哈!让我给车道歉?没门!我才不理你什么鬼命令!”

    “我最后在问你一遍,你去不去?

    夏末语调激昂,随意梳起的马尾辫左摇右摆,漆黑的头发闪着光泽,似乎在向吴子熙示威。

    “不去!就算车上写了我的名字又怎样?不能说明这件事和我有关系!你这是…血口喷人!诬陷好人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”夏末连说两声“好”,又将手机拿了过来,打开一段视频,大声的喝到:“这是你在我们家鹅圈里爬不出来的视频,我让大家看看,你这堂堂的吴家大公子,叱咤风云的人物,是怎么样弄到一身鹅屎的!”

    夏末将手机举起,招呼门口的保卫科人员,大声说道:“快来看!快来看!你们的吴大公子摔的满脸是鹅屎的样子可是帅呆啦!”

    吴子熙“呀”的跳起来就想夺她的手机,夏末紧紧的将手机捂在胸前,挑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此时,厉云菲怕事态扩大大无法收拾的地步,心想:“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!这要是传开了,吴大少含羞带恨,非跳楼自杀不可!”

    连忙将保卫科的人员全部撵了出去,将门关上,于是乎,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她们四人。

    吴子熙心里骂了一千遍,但是夏末将手机放在胸前,他也没有办法去抢。

    便瞪着眼睛,气呼呼的说道:“你想怎么样?让我去给车道歉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没得选择!不然的话,明天全天下的人都会看到你一身鹅屎的样子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得理不饶人!”

    “你再墨迹,我把你掉进河里喊救命的那一段也发出去!想去河里洗鹅屎,谁知道,你竟然那么倒霉,脚一滑,掉了进去!哈哈!笑死人了!我就是不告诉你,你脚下的石头被我们姐妹做了手脚!那青苔,都是我姐姐抹上去的!哈哈…”说着话,夏末忍俊不禁,手指“蓄势待发”。

    “你姐姐夏至?你们姐妹真的是没有一个好人!竟然合起伙来害我!?”

    “放屁!我们姐妹都是好人好吧!是她看不过你在我们家的鹅圈里乱搞破坏!才想办法惩罚你的!她料到你出来后会去河边洗漱…真是神机妙算啊!”

    夏末越说越得意,手舞足蹈起来,用手摇晃着手机,说:“我要发到网上啦!”

    吴子熙把自己的面子看的比命重要,实在是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,夏末似乎抓住了他的心理,说:“去不去?三个数!”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“二!”

    “三!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!你不要威胁我!大不赔你一辆新车!但给你的车道歉,没门!”

    夏末编辑好了微博,将手放在了发送键上,问:“你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吴子熙看着她的手指,慌了神,连忙说道:“你可别冲动啊…手指千万不要哆嗦!你可千万不要把这个视频发出去!”

    “现在可没有道歉那么简单了!我要你亲手把我的车洗干净!不然的话,哼!”

    说着,夏末将手机高高的举起!

    “你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“去还是不去?”

    吴子熙看着夏末的手机,他是真害怕夏末一冲动,将视频发出去,那样的话,吴家大少爷的名声就扫地了…老爷子知道了,也不会饶了自己!影响实在太坏了!大丈夫能曲能伸!不就是洗车吗!虽然很掉价,和自己大少爷的身份不符,但是他牙一咬,说:“不我考虑一下!

    看着夏末那颤抖着的雪白的手指,以及那柔道六段的威严,那声“不去”始终未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看着他认怂的样子,厉云菲努力忍住不笑,脸憋的通红。

    夏末将头高高的昂起,一副胜利者的姿态,鼻孔对着吴子熙说道:“考虑?!明天8点,到我家洗车行报道!你要是不来的话,你知道什么后果!”

    夏末又重重地“哼”了一声,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    吴子熙看着夏末那牛仔服下纤瘦的腰身,奇怪怎么就蕴藏着这么大的能量?气的他一拍桌子,怒道:“我堂堂的吴家大少爷!竟然受这个黄毛丫头的威胁!”

    厉云菲说:“就是,就是,太嚣张了!明天我就让人把她的车行右了!”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!要不是你今天办了这么一件愚蠢的事,我怎么会受她的威胁?你这半年的奖金别想要啦!”

    厉云菲心想:“坏老板!活该你被收拾!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!别以为你在心里骂我我看不出来!”

    吴子熙见厉云菲心惊胆战的走了出去,心里愤愤然:“这个助理要换掉了!怎么看怎么蠢!哼!”

    想起夏末那嚣张跋扈的样子,吴子熙就气的脸銫苍白。

    明天要我去给她洗车?开玩笑!老子会去就见鬼了!不去!坚决不去!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滴?

    他气呼呼的将茶杯端起,却突然发现茶杯盖的把手被震掉了,不知道是被夏末拍桌子震掉的还是自己拍桌子震掉的!

    心疼至极,便越发觉得夏末是一个讨人厌恶的女大魔头。 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