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给时空打补丁

首页
244、他能干吗
热门小说 返回目录 返回书页

    “砰砰!”韩节在虚掩的门上轻轻叩了两下,房间里传来应允的声音后,韩节方才将门缓缓推开,他弯腰做了个请进的手势,待封川进去之后,他朝房间里鞠了个躬,又缓缓地将门关上,而他自己作为管家,则非常懂事地守候在门的一侧,距离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主人们在里边谈话的内容,韩节不能去听,同时韩节又要担负起警卫的职责,所以他才会像刚才那样在门口守着,但又不是守在正门口。

    封川走进房间后颇觉尴尬,因为,在他的面前,有十来个陌生人坐在宽大的凳子上,他们有男有女,年纪不等。他们呈环形将封川包围,尽皆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封川,就好像是在看一个什么样不得了的怪物。经历片刻的尴尬之后,封川鼓起勇气,慢慢走到相对房间靠中间的位置,你们不是都要看吗,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更好的角度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非常大,房顶也非常高,在房间的内壁上,修筑着一个超大的壁炉,此刻,壁炉里边燃烧着熊熊大火,将整个房间都笼罩在一片温暖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花一万先呗买回来的两脚羊?”首先说话的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“对呀,我买的,你有什么意见?”一个女性声音冷冷地回复道。

    封川猜得出,此人就是韩红妆。虽然从广场上开始就一路相随,但封川直到现在方才有机会见到韩红妆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他偷眼瞧去,只见韩红妆双眸似水,长发细致而乌黑。她身着大红色的衣服,露于外头的十指纤纤。她那细嫩的脸庞犹如刚剥壳的鸡蛋,一对小酒窝均匀分布在脸颊两侧,见封川在看自己,她浅浅一笑,那带着酒窝的笑有几分可爱,但更多的竟是几分刁蛮。

    “红妆啊,我们家可从来没花这么多钱买回一个两脚羊,你是我最疼爱的孙女,我相信你花这笔钱自然有你的道理,你说说看,为何用大价钱将他买回来?”坐在最中间的一个白发老者柔声问道,看上去,他就是这韩家堡的一家之主。

    “他会功夫啊,而且长得那么帅,又年轻,完全值得培养。你们不清楚,当时在两脚羊的拍卖会上,好多人都和我竞争,最后有人喊到了九千八百先呗,于是我就只能拍出一万先呗。你们想想看,今天几乎参加拍卖的所有人都知道我韩红妆代表韩家堡去了拍卖会,既然我已经参与了喊价,那就肯定不能输给人家,你们说对不对?”韩红妆一口气辩解道。

    看她说话的那副模样,整个过程都有板有眼,而且完全面不改色,理直气壮。撒谎能撒得如此自然,同时还附带上韩家堡的名声,估计在场的人也没谁能出言反驳了。封川悄悄朝韩红妆所在的方向瞄去,这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,挺不简单的嘛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就依你所愿。既然是你将他买回来的,那么你准备让他干什么呢?”最中间的那位老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俊俏小子会功夫嘛,那就干脆就送他去极乐沙场啊。说不定韩元亨给我们韩家带来的那些损失,能被这个两脚羊扳回来一点点了!”最初开口说话的那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抢先道。他的口气咄咄逼人,不知是对封川有意见还是对韩红妆有意见。

    “韩礼康,你也太放肆了,就算你是我的堂哥,你也不可以直呼家父的名讳!”韩红妆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显然她被刚才年轻男人所说的话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堂妹啊,你既然讲究个尊卑,那你就得先尊重我这个堂哥再说。怎么样,我提议将你买来的两脚羊送极乐沙场去,你觉得如何?”韩礼康故意放慢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封川注意到,他已经是第二次提起极乐沙场了,这极乐沙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,既然名为沙场,又为何要加上个极乐的前缀?

    因为在通常情况下,血肉横飞、痛苦连天的战场才称之为沙场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从外边买回来的,凭什么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呢?我明确告诉你,你刚才说的那些话,我不同意,坚决不同意。”韩红妆没好气地瞪了韩礼康一眼,大小姐脾气展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哎呦,那我实在想不出花一万先呗买这个俊俏小子回来的理由。难道你准备要他给我们韩家做吉祥物吗?长得倒还真不错,如果当成吉祥物摆在韩家堡的门口,我觉得行。要不,我们现在就把这小子宰了,然后风干了挂上去,我认为行。”韩礼康手托下巴道。

    “你!你实在欺人太甚,不得好死!”韩红妆气得双唇发抖,伸手指着自己的堂哥骂道。

    这时坐在最中间的老者挥了挥手,斜眼对韩礼康道:“少说几句话,没人当你是哑巴。红妆再怎么胡闹再怎么任性,她也是你的堂妹,我们韩家人今后一定要团结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韩礼康急忙低头作揖:“爷爷教训得是,孙儿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封川心中思忖,韩家定是贝康岛上的一个大家族,现在坐在房间里的十来个人,应该就是家族中比较核心的成员。这其中,数韩红妆的年纪最小,但她深得家族最高领袖的宠爱。而韩家的最高领袖,就是坐在正中间的这位韩老爷子,他同时也是韩红妆和韩礼康的爷爷。

    刚才,韩礼康始终在想办法找茬,一方面是因为我和钱的原因;另一方面应当是出于他对韩红妆的成见,这样的成见,也许来源于韩红妆本人,也许来源于韩红妆的父亲韩元亨。当韩礼康提到将我风干挂上去的时候,韩红妆的反应明显有些出格。这样出格的反应,估计和我封川扯不上什么关系

    停顿片刻,韩老爷子柔声问道:“红妆啊,你今天花一万先呗买来的这个两脚羊,我觉得也还不错。但是,你将他买回来肯定也要派上点用场,要知道我们韩家堡从来就不会养闲人,任何奴隶都有相应的工作要去完成。说说看,你买他回来准备干嘛?”

    :。: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