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秘战无声

首页
第01章:冷棋
热门小说 返回目录 返回书页

    PS:新书开张了,读者老爷们可以收藏,投票,外加投资了!

    无尽的黑暗中,罗耀看到了一点光明。

    脑海里两个灵魂打架,它们都是自己,就像是分裂的两个人格,两段迥然不同的记忆中,他看到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,这个世界里的人和物,还有那段屈辱的历史,又跟自己所处的世界完全重合,是密不可分的。

    有一天,他忽然明白了,那是代表未来。

    太真实了。

    真实之间有大恐怖!

    作为一个无神论者,罗耀是从来不信有鬼神一说的,不过,梦中发生的那些后来之事,还是让他感到触目惊心,夜不能寐。

    夙夜醒来,每每后背湿透。

    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而现实比梦里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杀戮,鲜血,还有无边的恐惧,只要一闭眼,脑海里全都是日军狞笑的面孔,端着带血的刺刀,还有呼啸而来带着罪恶的子弹,打在人的身上,一个个血窟窿

    民国二十六年12月13日,日军占领金陵城,随后发生了惨无人道,灭绝人杏的大屠杀,无辜的百姓和放下武器的军人就像是牲畜一样被驱赶至江边,然后他们架起了机枪,子弹像泼风一样扫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就像割麦子一样倒了下去,鲜血将江边的滩泥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他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呼,呼”午休醒来,罗耀大口的喘着气,眼睛通红,眼神如同那择人而噬的饿狼,寒光闪烁,乍一看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罗耀,又做噩梦了?”一道妩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声音有点甜,罗耀不用回头,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,忙低下头解释道:“柳姐,没事,我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柳玉梅,江城警察总局统计室副主任,三十岁上下,人送外号“一枝花”,整个警察局,对她有想法的男人能从大门口排进大楼,而他,现在只是江城警察总局统计室的一名小小统计文员。

    “你呀,都出了一头的汗,还是去洗把脸吧,容易着凉。”柳玉梅弯腰下来,眼眸一眨,关切的问道,“一直这样可不行,要不要柳姐陪你去找个大夫瞧瞧?”

    “谢谢柳姐关心,我这比以前好多了,不用去瞧大夫。”罗耀身子微微后仰,平复一下情绪,冲柳玉梅感激的一笑,这柳玉梅的热情他实在是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要不是走了后门,他就跟大街上的难民乞丐一样,吃饭都成问题,怎么敢还有其他的想法?

    金陵城破之后,大量难民西逃,现在有一份糊口的工作已经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统计室四个人,主任黄旭宁基本长期当甩手掌柜,他眼里只盯着上面的人,还有一个老刘,上班除了喝茶看报,啥事儿都不干,还倚老卖老。

    罗耀来了后,才算是真正有了一个干活的人,上手之后,他把整个夏口警察局的情况摸了一个底儿掉。

    日本人都快打到江城了,这些人还是一副漫不经心样子,没有半点儿危机感,真是让人心焦。

    日本人毁掉了金陵,也毁掉了他的家,他的生活,这仇恨倾尽三江水都洗刷不干净,他要报仇!

    “柳姐,你最近是不是肠胃不太好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”柳玉梅脸颊瞬间酡红,这小子明明在做噩梦,怎么听见自己“放屁”了,明明很轻的。

    噩梦做多了,自己的听力也出问题了,总是听到一些不该听的东西。

    花楼街124号·吴记山货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看见一个人影进来,老板吴志超一抬头,迅速的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,小声的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给我拿两瓶酒,还有一包烟。”罗耀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,前天晚上没睡好,有些感冒了,嗓子难受。

    老吴没说什么,转身走进柜台,从下面取出两瓶白酒,还有一包花生,外加两盒哈德门牌的香烟。

    “少喝点儿,上次给你拿两瓶,这才几天就没了。”老吴关心一声,“对了,你上次跟我说的警察局下发内部通知,要从警察局抽掉一些人去参加特训的事情,组织上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一些情况,这次特训跟军调二处有关,除了规格比较高之外,招收学员的要求也相对严格”

    “军调二处?”罗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记忆一点点儿的从脑海深处被抠了出来,军统局前身不就是这个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二处吗?

    一处就是后来的中统,三处是管邮电检查的,已经撤销了,处长是丁默涵,被闲职了,而臭名远扬的76号还没开张呢

    而这个特训班应该就是军统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临训班了。

    临训班开班应该是在年后,现在还在筹备阶段。

    而进临训班有不少条件限制,不但要身家清白,有文化底子的,至少初中水平,要是不得其门,想进还真有点儿难。

    他依稀记得郑州那边在招收流亡学生,有一批学生后来统统被送进了临训班,可问题是,现在走,将来逃不过审查。

    “老吴,你说我能不能进这个特训班?”罗耀问道,其实这个问题他考虑很久了,只是现在才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开玩笑了,你怎么进?”老吴摇头道,“这个特训班的名额都是需要有人推荐和担保的,你才入职几天,谁给你担保?”

    一抬头,看到罗耀极其认真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真想去?”

    罗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我帮你问问,不过,不能保证上面能同意。”老吴改口道,罗耀的条件完全符合,要是真的能进,也不失为一招冷棋。

    “谢了,老吴,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。”罗耀嘿嘿一笑,拿了酒和香烟往外走去,“这帐先赊着,回头等发了工资再给你,还有,东南柜脚下面刚刚下了一窝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肉麻死了”

    望着罗耀已经远去的背影,老吴不由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能从大屠杀中幸存下来,已经很不容易了,至于变成现在这幅模样,那也是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从死人堆里爬起来,又被噩梦折磨,只有靠酒精麻痹才能入睡,个中痛楚外人岂能体会?

    但,噩梦会结束吗?

    东南柜脚下面,还一窝小朋友?老吴连忙走过去,挪开柜脚,瞬间脸上笑容凝固,一只母耗子下了一窝仔。

    罗耀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罗耀还有另一层身份,那就是中共地下党,而且抗战全面爆发前入的党,原先在金陵的财政部门工作。

    小公务员,朝九晚五,工作十分稳定。

    日军攻占上海,一路攻略如火,势如破竹,兵临金陵,而无权无势,又无背景的他上了留守的名单,然后被困在城内,炼狱般的半个月,这就是他现在每天做噩梦的根源之一,几乎闭上眼睛,那一幕幕血腥残忍的场景就在脑海里闪现。

    仇恨如同病毒一般吞噬着他的内心,折磨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,每一次噩梦醒来,都是四肢冰凉,感觉如同黑暗不见底的深渊中爬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报仇,不是逞匹夫之勇。

    他想去前线,组织上没有同意,所以,他只能另辟蹊径,而这个“临训班”就是他的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与日本侵略者厮杀的机会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烈酒,拿起烟卷儿猛的吸了一口,以前烟酒不沾的他,如今这两样都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脑海里另一个灵魂告诉他,临训班其实并不难进,难的是你没有门路,而这个特训班现在都还只是一个没名没分的草台班子呢。

    得想个办法才行。

    直接找负责特训报名的督察处处长顾墨笙肯定不行,局里虽然下发了通知,可主动报名的人极少。

    所谓“特训”,稍微有脑子的都知道,这里面的风险大得很,说不定当做“炮灰”被牺牲掉。

    这种事儿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所以,罗耀也不能主动,标新立异反而会惹人非议和怀疑。

    凡是多想一点儿,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罗耀自己还没意识到,因为第二灵魂的原因,他的杏格慢慢的,潜移默化的发生了一些积极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能直接去找顾墨笙,那就只有从自己那位表舅身上想办法,尽管,他根本就不想再去“麻烦”这位。

    江城·夏口警察总局副局长兼代理局长:韩良泽。

    好像有了目标和方向之后,折磨罗耀每晚的噩梦似乎轻了不少 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网站首页